兩年前,2006年的10月29日,我披著白紗和相識16年的廣廣爸攜手踏上紅地毯的那一端

我們約定在柴米油塩裡快樂相守,然而新婚的一場突如其來意外,讓我失去記憶,忘了我們已開始實踐的”結髮一輩子”

 


11月6日~11月10日,我們的蜜月旅行去了風情萬種,物廣地博的澳洲
藝術的雪梨,文化的墨爾本,捨去熱門的黃金海岸,選擇了壯麗海景的大洋路
還在菲利浦島看到了世界上最小的神仙企鵝,生態奇景就在眼前,新鮮有趣!

結束了美麗的旅行,我們回到已有寒意的台灣,第一個周末當然要回婆家用飯
怎知飯後如此驚魂。意外時我失去意識,所有情節以婆家敘述拼湊完成。。。

 


 

飯後,大伯和廣廣爸牽著愛橫衝直撞好動有力的”妞妞”,在外溜狗聊天
我和嫂嫂則在廚房收拾洗碗筷,這時聽到手機響,因為和廣廣爸舊款一樣
所以我錯認以為是他的,擔心他錯過客戶電話,便趕緊要拿出去給他接聽

正要踏出門外,這時聽到大伯大喊”小心,讓開!”只見一條黃影朝我直奔過來
狗繩快速掃過我腳踝,我直挺挺的應聲往後倒,後腦勺重重撞上水泥做的門檻


巨大的撞擊讓我失去了意識。。。。


我。。。。陷。。。。入。。。昏。。。。迷

 

 


 

 

(二)

這是自己的真人實事,回想那生死交關的一刻,我至今仍覺得驚恐。。。

 



意外發生得太突然,我應聲倒地,牽不住狗的大伯此時愣在門口
婆婆大叫我的名字衝了過來,卻發現我昏迷不醒,一把抱起了我

她急著一直呼喚我,並喊著”妳醒醒,不要嚇媽媽啊。。。”

直到最近的一樓房間後把我放到床上,嫂嫂大伯也趕緊跟了進來
聽到婆大叫聲音的廣廣爸也衝了進來,卻看到躺在婆婆懷裡的我

我的臉失去血色,整個發白,嘴唇發紫轉黑,一動也不動!!!


大伯用力按住我人中,嫂嫂搓揉我冰冷的手試圖給我溫暖。。。
婆婆把我抱著,摸著我後腦,驚呼 ”怎麼這麼腫?!”
叫著廣廣爸”你快去買鴨蛋,她醒來後煮,淤血才會去得快。。。”

廣廣爸擔憂的看著我,嘴唇已不再發黑,才放心出門。。。


我呢??其實撞擊以後是沒有意識的,但是。。。慢慢地。。。

 

在廣廣爸離開後,我有了聽覺,我反覆聽到婆婆焦急的呼喚。。。
但是我張不開眼睛,我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婆婆:怎麼會這樣??怎麼辦??都已經快十分鐘了。。。。
嫂嫂:手已經沒那麼冰了。。。。可是怎麼不醒。。。

大伯:不能拖了。。。。叫救護車。。。。

我聽得他們焦急的聲音,但我動不了也看不見,我沒辦法睜開眼睛。。。
我想說話,喉嚨卻也彷彿被掐住了。。。。頭好痛好痛。。。


我好難過,我的眼睛是一片黑,我好累。。。好想就此睡去。。。。

 

 


 

 

(三)

我。。。不。。。能。。。睡。。。。

長女的我自小就鮮少讓人擔心,怎麼能將那些焦急聲音充耳不聞
”我聽得到你們。。。我沒事。。。不要擔心。。。”

我使勁地在心裡大喊,努力地。。。終於張開了眼睛。。。。。

(剛剛幾分鐘只有聲音沒有影像,以下清醒後只有影像卻沒有聲音
 我自己也不知為什麼??影像有印象但不太記得自己與婆家對話)


 

醒來時恍如隔世,我眼睛適應著光線,發覺我躺在小豬(註1)媽媽的膝上
她很愛憐的看著我摸著我的頭”妳終於醒了。。。嚇死我了。。。。”

她在說什麼?我充滿疑問,困難地起身,環顧四周,我怎麼在小豬家呢??

小豬的哥哥嫂嫂也在一旁,還一副鬆了一大口氣的模樣,頭怎麼好痛呢?
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時小豬媽媽閒話家常”妳喉嚨還痛嗎?”(註2)

喉嚨痛?我實在摸不著頭緒?? 於是我回話’我的喉嚨為什麼會痛?’
此話一出,小豬的媽媽與他哥哥嫂嫂面面相覷,怎麼表情比我還疑惑???

”那我是誰???”小豬媽媽趕緊問我。。。哇咧!!!現在是什麼情況?
’伯母啊!!!’我畢恭畢敬地回答,眼裡餘光瞄小豬怎麼不在我旁邊呢?

伯母驚呼”糟了!”   嚇了我一跳
”妳怎麼叫我伯母,要叫我媽啊??”


什麼跟什麼啊?為什麼要叫媽?我轉頭向一直以來很嚴謹的小豬哥嫂求救。。。
沒想到他們憂心地望著我,小豬他哥說”妳結婚了,妳不記得了嗎???”


啊~~結婚???這些人瘋了嗎???我不是才和小豬交往沒多久???
氣氛很詭異,也許他們催婚得緊,感覺天色也晚了,我也該回家了才是

’現在幾點了?’ 我問。。。 ”快十點了。。。”

唉呀。。。我可是有門禁的,等一下十點一到,我媽可是會奪命連環call


’那我要回家了,不然我會被我媽罵。。。。’我得趕緊收拾東西。。。
”妳不會被罵,妳結婚了,妳不用回家,妳的家在萬華。。。。。”


吼~~怎麼又來了。。。還多了萬華?我們兩家不都在永和嗎???

 


 

此時小豬提著一袋蛋回來。。。。”蛋”??? 這麼晚還買蛋?????

看到我很開心,礙於家人在場,只差沒撲上來,他欣喜對我說”妳醒了啊”


”她在胡言亂語。。。”伯母對小豬這樣說著
”她叫媽’伯母’。。。” 嫂嫂又接著說。。。
”怎麼會這樣,妳不記得我了嗎??” 小豬趨上前來。。。


真是癈話。。。@@ 我心想:雖然我健忘,但別我當成痴呆,好嗎??

’我當然記得!只是他們好奇怪,他們說我結婚了,我結婚了嗎????’


這一次我看見小豬眼裡的憂慮,他沒回話,只是握著我的手點點頭。。。


。。。。。。怎。。。。麼。。。。。會。。。。。。
。。。。。。騙。。。。。。。。。。人。。。。。。

 

我結婚了。。。。我怎麼自己都不知道。。。。。


我結婚了嗎???
我結婚了嗎?????

我真的結婚了嗎??????


註1:與廣廣爸戀愛時彼此的暱稱,他是小豬,我是小小豬 
註2:澳洲是春天,回到台灣是秋末,溫差的關係有點感冒,喉嚨痛

                                          


 
<待續。。。> 兩年前,我陷入昏迷失去記憶,忘了婚約(四~五)

 

    雅(廣霆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