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命運捉弄,環境的隔離與誤解,盟誓旦旦的愛侶,一別竟成陌路。

作者:張愛玲    出版社:皇冠文化


 

                    <雅書摘>           2005年4月

*日子過得真快,尤其對於中年以後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指顧間的事。
 可是對於年輕人,三年五載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她有這麼個脾氣,一樣東西一旦屬於她了,她總是愈看愈好,以為它
 是界上最最好的。

*人家說「時代的列車」,比喻得實在有道理,火車的行駛的確像是轟轟
 烈烈通個一個時代。那種舊時代的空氣,那些悲劇情的人物,那些恨海
 難填的事情,都被丟在後面了。火車轟隆轟隆向黑暗中駛去。

*這世上忽然照耀著一種光,一切都可以看得特別清晰,確切。

*戀愛應該是很自然的事,為什麼動不動就像打仗似的。

*他所愛的人也愛著他,想必也是極普通的事情,但是對於身當其境的人
 ,卻好像是千載難逢的巧合。

*「酒在肚裡,事在心裡。」中間好像隔著一層,無論喝多少酒,都
 淹不到心上去。

*一個人老了,不知為什麼,就有些懼怕自己的兒女。

*她竭力把那種荒唐的思想打發走了,然而她知道它還是要回來的,像
 一個黑影,一隻野哭的黑影,它來過一次就認識路了,咻咻地嗅著認
 著路,又要找到她這兒來了。

*人都有這個脾氣,凡是他願意相信的事情,總是特別容易相信。

*他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再也找不出一句話來,腦子裡空得像洗過了
 一樣。兩人默默相對,只覺得那似水流年在那裡滔滔地流著。

*他不知道窮人在危難中互相照顧是不算什麼的,他們永遠生活在風雨
 飄搖中,所以對於遭難的人特別能夠同情。

*兩隻手撳在窗檯上,只覺得那窗檯一陣陣波動著,也不知那堅固的
 木頭怎麼會變成波浪似的,捏都捏不住。

*往往越是殘暴的人越是怯懦,越是在得意的時侯橫行不法的人,越是
 禁不起一點挫折,立刻就矮人一截子,露出一副可憐相。

*新秋的風吹到臉上,特別感到那股子涼意,久違了,像盲人的手指在
 他臉上摸著,想知道他是不是變了,老了多少。

*也許愛不是熱情,不是懷念,不過是歲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全站熱搜

    雅(廣霆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