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住院。。。 ’ 我渾身發抖,我在害怕什麼?????

 


 

婚前,我那一向健康四季都洗冷水澡的爸爸忽然送進了醫院
因為昏迷指數高得嚇人卻三天無法閤眼入睡,急轉院至台大

數週的檢查治療,使得就在徐州路工作的我下班就到醫院報到
這裡成了我很熟悉的地方。。。但最讓我驚懼的是民國90年

扶養我長大的外婆輕微中風,卻從永和耕莘醫院普通病房轉院
到台大加護病房。。。每天下班探望到終於有一天

我在她無意識水腫的臉前,再也不能抑制掉著淚

第一次在台北街頭在公車上這樣哭著...因為那一刻~

我清楚地意識到:'她再也好不了,再也不會清醒!'

她過世時我沒有哭(其實我只哭在台北街頭那一天)
有時想我很無情嗎? 後來才知,我不想接受她離開的事實

如今過了這麼多年,才逐漸真正接受

但每次經過台大醫院,我就心痛,倉皇地想逃,我不要住進來

我害怕!害怕再一次的稚心之痛
害怕我也和外婆一樣,從好好的人到與世長辭

 

   


僵持不下時,大伯說要勸勸我!
廣廣爸陪我去洗手間,我告訴他我不住院的原因。

回程,奇怪的是,在這諾大的病院,一向路痴的我不會迷失方向
記得以前即使是第一次探病,我也能很快找到病房

 

是因為我熟悉了這裡嗎?廣廣爸疼惜地摸摸我的頭,輕笑著
”這沒什麼好得意的” 
廣廣爸體貼我的恐慌,告訴醫生:

”我老婆真的很怕住院,我們自己觀察,好嗎?”


醫護人員要求我們簽下切結書,離院會若有意外自行負責,給了我們一張通知單
告誡我們一定要急診救醫的病情惡化情況:


一、意識情況改變,一直沉睡叫不醒。
二、厲害的頭痛及嘔吐。
三、一邊手腳無力。
四、視力模糊,看東西有重疊的影像。
五、呼吸困難。
六、手腳或嘴角抽筋或痙攣。
七、行為異常,如混亂,躁動,失去方向感。


並再三和廣廣爸強調,前兩天一定要注意是否昏睡,且不能讓她單獨一人。

  

 

 

 

廣廣爸再次牽緊我的手堅定的說:

    ”我會陪著她,不會讓她孤單!”

                               

 

兩年前,我陷入昏迷失去記憶,忘了婚約(終)

 

    全站熱搜

    雅(廣霆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