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昨日下午離開人世了,我是煮晚餐時接到大弟電話,那時湯剛好滾了,看著不斷沸騰上升的泡沫,覺得人生竟如此不真實!

外公蹲坐在籐椅上高聲罵著電視的政治人物不過還在眼前,怎麼才一轉眼是躺在靈堂裡了
 

 


  

家書(TO 外婆) 回頭看這篇日記,想起外婆過世時,外公從未說出他的任何心情,只交待她的後事一定要盛大隆重。之後不久外公身體忽地不再硬朗。重聽行動不便,聲音細微得讓人聽不到

 

廣廣還是小寶寶時曾帶給外公看,那時他滿足抱著廣廣捨不得放開。外曾祖父.JPG

因為他很喜歡幼童,原以為認不得人的他在農曆年前竟說想見廣廣。
農曆年後帶廣廣去時他已經因感冒在醫院,雖然進出醫院很多次,但這次我竟有外婆住院在街頭狂哭一樣的衝動,眼淚又在眼中。。。

那一次果然是廣廣見外公的最後一面。

 
之後外公一直在加護病房,去了幾次沒見他清醒。上周末再去看外公,熟睡的他忽然張開眼睛,望著我的方向掉下了一滴眼淚。媽媽說從未見外公如此。我之前一直不能確定幾乎未曾開口的外公是否認得我,現在我知道外公記得我這個外孫女,這個曾照顧近十年的"小粒啊"(外公給我取的外號)!而我也知道團聚的時刻真的真的到了 

 


 

了香回到家裡,和廣廣爸回憶我外公。那時他總是腰酸背痛,常要我按摩,可是我很偷懶,常常裝睡!他關心政治,常要我用台語唸整篇頭版,每每我那不流暢的台語都讓他聽得很痛苦

還有他和外婆的相處,外婆嘮叨一生,外公總是在任著她唸的罵聲中把日曆紙捲成細得不能再細漂亮的紙捲。點點滴滴,很瑣碎但很真實的存在。

 


而凌晨下雨了,我在床上靜靜躺著。這樣的時刻,很適合想念。。。

 

國小國中我是託給外公外婆撫養,雖然媽媽弟弟在外地拼經濟一周只能見兩天,雖然常有父親的債權人登門,雖然外公外婆務農賣菜總是很晚才回來。

雖然陪伴我的童年常常是孤單恐懼,但我還是不時會想念著。。。。

想念在那萌芽的初次愛戀,想念那門不閉戶可盡情奔跑爬樹的自在年代,想念那在頂樓彷彿伸手可及總是晴朗的藍天白雲,尤其想念著外公外婆健康模樣那耳畔的爽朗聲音。

  

其實享年90多歲,是一種福氣!可是還是感傷~外公!,你和外婆團聚了嗎?你們有聽到外孫女的想念嗎?

 

    全站熱搜

    雅(廣霆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